这些博物馆曾是大亨们的豪华私人住宅!

在欧美,有不少博物馆的前身,都是大佬们的豪华私人住宅。从私家豪宅到艺术场馆,这些建筑在各时代背景下充当着不同角色,焕发着多彩的生命力。如今漫步在这些博物馆内,除了欣赏大师作品,更能感受到实业大亨们的奢华生活!

亨利·克莱·弗里克(Henry Clay Frick),19世纪中叶美国实业巨擘,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焦炭制造公司创始人,卡耐基钢铁公司主席。30岁时,弗里克就成为了百万富翁。

和许多上流社会的名人一样,家财万贯的弗里克从40岁开始专注于收藏欧洲艺术品。1905年,当他和家人从匹兹堡移居纽约后,为了有足够大的居住和存放艺术品的空间,弗里克收购了位于第五大道70和71街之间的雷诺克斯图书馆大楼及其所属土地。

1912年,弗里克委托建筑公司为他改造原有大楼,设计住所。事实上,当时的弗里克已经打算在自己和夫人过世后将带有收藏品的房子捐献给社会,并使其成为永远能让大众自由进出的公共画廊。因此,弗里克希望房屋内部结构除了满足基本居住需求,同时还必须能够容纳、展示他所收藏的油画及其它艺术品。

1914年,占地整块街区的三层石灰岩学院派豪宅完工。这座外表低调、内在气派非凡的建筑连同土地购置,一共花费了弗里克近500万美元。

在弗里克和夫人相继离世后,按照当事人的心愿,连同所有艺术品及家具在内的住所被赠予纽约市,并命名为弗里克收藏艺术博物馆(The Frick Collection),于1935年正式向公众开放。

约翰内斯·维米尔《军官和正在笑的女孩》,布面油画,50.5×46cm,1657年,弗里克收藏艺术博物馆藏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奥松维尔伯爵夫人》,布面油画,101×77.5cm,1845年,弗里克收藏艺术博物馆藏

这座于1914年完工的路易十三风格六层联体别墅,在当时可谓独树一帜。整个宅邸运用了红砖和石灰岩作为材料,外观朴素,具有克制之美。

米勒宅邸的豪华程度受到了《》的关注,其报道称赞宅邸散发着高贵、简洁的魅力,使人感到愉悦。而与低调外表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住宅内部却极尽奢华:书房与会客厅采用了橡木镶板,餐厅内则挂满壁毯。

令人惋惜的是,米勒宅邸内的艺术品和家具并没能像弗里克住所里的那样得以保存至今。在米勒和夫人离世后,所有艺术品和家具都被陆续拍卖,而宅邸本身也几经易主,建筑内部结构的细节遭到覆盖。

上世纪90年代,身兼艺术收藏家、赞助家身份的雅诗兰黛公司继承人罗纳德·兰黛,在纽约构想着拥有一所能够容纳自己的德国、奥地利现代艺术收藏品的博物馆。兰黛想到了自己的朋友、当时同样拥有大量私人藏品的艺术商人谢尔盖·萨巴尔斯基。随后两人联手,秘密买下米勒宅邸,并花费四年时间对其建筑结构进行了翻新与修复,使米勒豪宅得以重见天日。

在兰黛与萨巴尔斯基的努力下,米勒宅邸在2001年正式成为纽约新美术馆。拥有包括克林姆特、约瑟夫·哈夫曼等大师的代表作,如今在纽约被视为德国与奥地利20世纪早期艺术收藏方面的领军者。

古斯塔夫·克林姆《阿德勒·布洛赫-鲍尔夫人的肖像》,布面油画、金、银,1907年,纽约新美术馆藏

与弗里克及米勒的住所相似,卡耐基的寓所虽然外表极为低调,内部却别有洞天。64个房间分布于寓所的四层式结构,每一间都光照充足,空间广阔舒适,并按照楼层区分各自的用途。音乐房墙壁上的镀金细节不但突显华贵,其描绘的风笛图案更暗示了卡耐基的苏格兰移民身份,从细节上为房屋增添个人特质。

除了从房间数量和装饰上表现奢华性,卡耐基的豪宅更是纽约历史上第一所拥有奥的斯升降电梯、中央供暖制冷等高科技新型设备的住所。

卡耐基去世后,他的家人在此寓所内继续生活直至1946年。1972年,卡耐基公司把这所豪宅捐献给了史密森学会,将其用于存放库伯联盟学院在装饰艺术方面的收藏。

四年后,卡耐基的豪宅正式开始履行它新的使命,成为了库伯·休伊特国立设计博物馆。其前身寓所内原有的灯饰和墙纸也成为了组成博物馆珍贵藏品的一部分。

除了一些永久性的藏品和日常展览外,这家博物馆推出了十多个类别的年度国家设计奖项。此外这家博物馆还与帕森设计学院合作提供装饰艺术和设计历史的文学硕士课程。

1833年,爱德华 · 安德烈幸运地出生于银行世家,并且不止如此,他还是当时两个大家族联姻后独子(Cottier家族和Andre家族),因此继承了两笔巨大的财富。

年长后的爱德华开始醉心于艺术品收藏,珠宝、银器、陶瓷、挂毯、绘画,无一不收。因其在艺术收藏界的影响力,拿破仑三世邀请爱德华组织并捐助了巴黎世博会的美术相关事项。

不久后幸运再次降临到了爱德华身上,1872年,他遇到了他未来的妻子、同路人奈利·雅克马尔。奈利·雅克马尔年龄小爱德华11岁,出生在一个开明的家庭,在认识爱德华前,她已经是一位颇有名气的肖像画家。

1876年,爱德华的私人豪宅落成,宾客们纷纷赞叹“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所有的名流都聚会于此。

1881年,情投意合的爱德华与雅克马尔终于结婚,值得一提的是,爱德华是新教人士,而雅克马尔则来自天主教家庭,这样的结合在当时是罕见的。但是,和接下来的决定相比,这都不算什么,这一对新婚夫妻不准备要孩子!

放弃了传宗接代的思想后,爱德华夫妇开始全身心的投入了艺术收藏的工作。婚后不久,他们遍开始四处旅行,将世界各地的艺术收藏统统拿回了家,装饰了起来。

爱德华夫妇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直到1893年,爱德华因病去世。在去世前,安德烈立下遗嘱,将自身所有的财产都赠与妻子,以防被其表兄弟夺走。失去丈夫后的奈利继承了丈夫的遗愿,独自继续着世界旅行,收藏着来自各地的艺术品,她最远准备造访中国与日本。

直到去世前,奈利·雅克马尔将所有的藏品赠送给国家,并且要求将其改造成博物馆,保证所有的展品位置不被改变。更令人感动的是,老太太要求这些珍贵的藏品应对大众开放参观,而非仅仅服务于几个鉴赏家,并委托法兰西学会代以监督。

伊莎贝拉嘉纳艺术博物馆为了支持推广文化艺术,还规定,只要名字为 “Isabella”或当天生日的参观者都可以免费入场。

博物馆的中庭是一个意大利式室内花园,也是这博物馆最受欢迎的区域,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中庭花园的园艺,根据不同季节,会有不同设计及代表性颜色展示。

伊莎贝拉嘉纳去世后,她的遗嘱里列出了支持博物馆的条款,其中包括她的所有收藏品以“公众教育及欣赏为目标”而永久向大众展出。作为教育性的元素之一,这个大理石棺被临时搬移到中庭的一个角落,方便观众参观时与专家们交流维修过程。石棺的雕塑,是古罗马人在采摘葡萄,展示出古罗马人与葡萄酒文化的关系。

在中庭旁边的西班牙式走廊,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美国印象派画家 John Singer Sargent 的弗拉明戈舞油画 《Jaleo》。据说,整个博物馆里的艺术品家具摆放都一直严格遵照伊莎贝拉嘉纳在世时摆放的样子,她对艺术品摆设很有创意,在侧边墙上挂了一个大镜子,让参观者可以在不同角度看到这幅画的倒影。

在中庭的一个较为安静的角落,设有一个 “乱涂” 区域,参观者可以坐下来画出自己的灵感。

伊丽莎白嘉纳热爱古典音乐,在博物馆不同区域,都可以看到她收藏的乐器。1903年博物馆开幕时,她邀请了波士顿爱乐乐团音乐家,进行了一场香槟音乐会。

这座私人住宅的设计,展示了伊莎贝拉嘉纳对欧洲的喜爱,住宅设计模仿了意大利威尼斯市的一幢古堡而建成。大部分她收藏的艺术品来自欧洲,为了保持 “私人住宅” 的感觉,大部分艺术品没有任何标签,参观者进入每个房间,可以根据入屋前看到的讲解标语牌阅读,或在入场时租借讲解收听器。

为了增加博物馆的功能,著名意大利建筑设计师伦佐.皮亚诺受邀设计了新翼,新翼在 2012 年建成后,与旧建筑接合,称为一个集音乐厅、餐厅、图书馆,零售、现代展厅等为一体的空间,也提供了更好的观众入场接待以及连通旧建筑的功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